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i mo未末

亲爱的自己,我要把全世界的温暖送给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只有一个人,一颗心,一辈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到世界的尽头去(下)  

2013-04-07 12:37:50|  分类: 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到世界的尽头去(下) - 未末 - Ancle.zL

 

 

苦的是,在乎的时候,假装着不在乎
而难的是,不在乎的时候,怎样让全天下都以为你在乎
带着面具久了
有一天,卸下来
才发现,原来自己连自己都不认识。。
这大概,
是人生最大的悲哀。。。
提要:人家说雨后总会天晴,可那场大雨之后,来的不是晴天,是满天谣言。。
事情的真相是,阿夏拉着杨羽洛在雨中走的片段被人无意间拍了下来,可惜那天雨太大,看不见杨羽洛的脸,照片里面只是一个瘦小的长发妹子的身影...
而事情的经过是:有人意外的发现这张照片的妹子像是正就读高二的谁谁谁。。。(杨羽洛表示,撞衫什么的伤不起)
于是。。。在两位当事人啥事也没有发生的情况下,事情开始演变成------新欢旧爱的剧情。
谣言各种版本,大致的内容就是在说,杨羽洛和阿夏是**大学公认的情侣,如今惨遭神秘妹子介入。。。
【ps:请不要忽略一群女人颠倒黑白的能力,不然迟早你会后悔自己知道得太晚了。。】


镜头九,2010年6月28日
“羽,我听说阿夏和一个高二的妹子在交往,是不是真的啊。”
“贱人月,你又哪里得来的消息。”杨羽洛翻了翻白眼。
“听说啊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,这不来找你证实下了。怎么说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是他妈。再说,就算我是他妈,我也未必知道啊。”杨羽洛有点不耐烦的回话。
“那你问问嘛。”
“你干嘛不自己去问啊。”
“你们不整天都黏在一起的吗?就问一下嘛,这也没什么的。”
“我、不、要!要想知道自己问去。”


镜头十,2010年7月3日
“应该是真的吧。”杨羽洛打了打哈欠,疲倦的趴在桌子上面。
关于阿夏“有了新欢忘了旧爱”的谣言,短短几日,整个校园传得沸沸扬扬。而杨羽洛这个传说中的“绯闻女友”也莫名成为饭后话题,用她的话说,“无奈的体会到,活了大半辈子,才知道什么是关注度。”
“什么叫做应该是真的,阿夏要劈腿了耶,你怎么这副表情。”各种打抱不平。
杨羽洛汗,抬眼,缓缓道,“你们没有看到我都憔悴成这样了吗?还让不让我睡觉了,他和谁在一起对你们来说那么重要吗?”
“阿羽,我们也是不想你受伤。”
“可是你们这样折腾,我就已经受伤了。”杨羽洛哭笑不得的看着面前的几位。
“那你现在要怎么样啊,跟阿夏分了吗?”
“我说过多少次了,我们是朋、友。”
“我们也说过很多次了,我、们、不、信。”
“那我没有办法了。”杨羽洛叹了口气,极其无奈的摇头。

 


镜头十一,2010年7月5日
“阿夏,我真的觉得我们有必要跟他们解释下。我觉得要这样再被问下去我真的会疯的。”
“怎么解释,你要是不想又被传得更离谱,就什么都不要说,越描越黑。”
“要不你改天找你那个学妹也让对方帮忙说说。”
“你想把我往火坑里弄啊,我这个时间去找人家,那帮人岂不是又要掀起一阵风。”
“那莫名其妙把她也卷进来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耶,这事还是早点说清楚的好。”
“我就怕越说越不清楚,再说了,别人怎么说是别人的事情,你不要理会就是了。”
杨羽洛苦笑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最后只无奈叹道,“我突然觉得你的魅力真大。一张照片而已,搞得满城风雨。”
阿夏低低的回了句,“我可以当你这是在夸我吗?”
“可以。”杨羽洛笑,有点欲哭无泪。


镜头十二,2010年7月7日
“有件事想要跟你说。”
杨羽洛看到短信的时候,有点惊讶,因为阿夏向来有话当面讲的,好奇的回了信息。
“讲。”
“我恋爱了,我们学校的。”
等了半天,等到了这九个字。杨羽洛以为是自己眼花,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,连手机号码都一遍遍确认,最后,一个人愣愣的坐在床边。
“谁。”
良久,她回了这么一句。
但是阿夏没有再回信息。


镜头十三,2010年7月8日
“昨天的信息是真的?”杨羽洛问。
阿夏愣了下,然后笑着点了点头。
这回换回杨羽洛怔了,“今天不是愚人节吧?”
“我像是那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?”阿夏一脸严肃。
神经紧绷,杨羽洛笑,“只是太突然了,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良久,又看到阿夏那一本正经的模样,“秘密,我拒绝回答任何八卦消息。”
杨羽洛手一颤,冷冷的扬起一丝笑,“爱说不说,反正我也没多大的兴趣知道。”

 


镜头十四,2010年7月10日
“真的在一起了?”贱人月瞪大眼睛,一副的不相信的模样。
“在一起了,在一起了啊。”杨羽洛突然觉得头都大了。
“什么时候的事情啊。”
“就这两天的事情啊,阿夏主动的。”
“天啊,我是不是在做梦。”贱人月吃惊的看着杨羽洛,“你没开玩笑的吧?”
“这种事你觉得我会当玩笑开吗?”
依旧一副我不相信的表情,沉思了一会,随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杨羽洛,“那你不难过?”
“关我什么事?”杨羽洛笑,尽管那样的笑容带着些牵强。
“真不难过?那个不是别人,可是从小到大都在一起的人啊。”
杨羽洛沉默,难过又如何,早晚都是要失去的。脑子回想起阿夏说他恋爱了这件事,杨羽洛不由得叹了口气,明明是好事,可是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空空的,怪怪的。
“就算不难过,也会不习惯的。”
“也是,不过慢慢就习以为常了。人嘛,都这样的,很健忘的。贱人月笑,有些安慰的意思,可这样 一番话倒是给杨羽洛多添了几丝伤感。
“也许吧。”
听到这话,又看杨羽洛无神的模样,月不由得露出怜悯的神色,语气藏着无奈,“我本来还以为你们会一直都在一起。”
“但是我们都忘了,没有人可以真正在一起一辈子,不是吗?”
顿时有种悲伤的情愫在四周环绕,久久不散。
月棋低低的声音撞入耳际,在杨羽洛的心潭泛起了涟漪。
“你说,这是青春最无奈的叹息吗?”
。。。

 


镜头十五,2010年7月25日
“世界如果有尽头,那么,世界的尽头在哪里?会不会那里就没有烦恼和忧伤?”杨羽洛一个人无聊的趴在桌上,自言自语。
“乌斯怀亚”阿夏突然出现,轻声细语的说出这四个字。
“...”久违的声音打破心潭所有的宁静,杨羽洛回头看了阿夏一眼,带着迷惑,不解重新与眼前这个人对视。
“乌斯怀亚,南美大陆最南边的一个城市,传说,那里就是世界的尽头。”阿夏笑,道,“忧伤和烦恼的事活着的话就会有的,就算到世界的尽头去,也不见得可以一一扫去。”
“哦。”杨羽洛愣愣的回了句,见他一如往常的笑颜,又纳闷的问,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阿夏愣了下,微微皱起眉头,“我不能在这吗?不欢迎?”
“当然可以,我也没别的意思。”看了阿夏一眼,杨羽洛轻笑道。
良久,她才站起身,又低低道了句,“有点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
阿夏微怔,提着袋子的手加了力道。看着杨羽洛转身欲走的身影,他道,“你这是在躲我吗?”
躲?
这个字谈何说起,我们两个之间需要这样的字眼吗?
杨羽洛好笑的回过头,对上阿夏的眼眸,“我只是觉得我们还是保持点距离好。”
“你现在这话什么意思?”
沉默,久久的沉默,杨羽洛微笑着低声道,“没有什么意思,我只是开始有些不确定?到底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夏云杰?”
原来在时间里磨耗着,有一天,你还是会突然恐惧的发现,原来也有曾经那么那么熟悉的人,突然变得陌生起来,陌生到要自己一遍遍问自己:这个人,我认识吗?
真的是这样吗?记忆的对面,永远站着明明很近却感觉很远的人。。
无奈的垂下眼帘,杨羽洛正想转身,耳际却传来了那样一句话,那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,带着一丝坚定,卷走了那些迷惑。
“但是我确定,很确定,只要你还是杨羽洛,我就会是那个夏云杰。”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