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i mo未末

亲爱的自己,我要把全世界的温暖送给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只有一个人,一颗心,一辈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到世界的尽头去(中)  

2013-04-04 09:26:10|  分类: 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到世界的尽头去(中) - 未末 - Ancle.zL

 

 

 

【过分的依赖,一旦失去,就会被不习惯这件事伤害得体无完肤。。
那是一场不见血的手术
没有麻醉剂
也没有医生
自己残忍的活生生的在自己的心上开刀
会害怕
会颤抖
会难受
但那已经不是疼和痛可以形容的
没有人忍心伤害自己
但往往伤害自己最深的,就是自己。。
因为任性,因为依赖,因为习惯,因为苛刻,因为追求,因为奢望。。
那些伤害。。
时间也许可以慢慢的,慢慢的。。。一针一线的缝合。。
但,你不得不承认
那曾经美好的一切。。
最后还是留下了难看的疤痕
偶尔看到。。偶尔想到。。
就会突然发疯一样的折腾
像是生了一场无可救药的病
没有人真正知道根治最好的办法究竟是什么。。
也许,真正能治愈自己的
就只有自己。。】

镜头五,2010年6月19日 
阿夏有些懵了,目不转睛的看着她,却读不懂杨羽洛眸底那抹悲伤究竟为何。 
杨羽洛笑,声音很轻很轻,“突然不敢去想象,万一有一天失去你,我会怎么样。所以这些日子就会想,会想如果我们能永远在一起,那该多好啊。”杨羽洛顿了顿,良久又叹了口气,合上了眼睛,“时间真可怕,习惯真可怕,我都...忘记了,忘记我们...原来都已经长大了..”
“受了什么刺激了?你干嘛突然说得...好像要生离死别似的?”
“这可都是肺腑之言..”半响,她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,“算了,不说了,跟你讲你也听不懂,我回去了。”
“ 不留下吃晚餐了?”
“我烦,没胃口。”
“你确定?”
 杨羽洛不说话,直接丢去一记卫生眼。
【如果上天给你带去了绝望,那一定会为你埋下希望的种子,一定。。】
镜头六,2010年6月20日
“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在减肥啊,吃这么少。”阿夏一脸惊愕的看着杨羽洛。
“我本来就吃不多,再说,吃得少跟减肥有什么关系?”杨羽洛放下筷子,无精打采的回了一句。
“当然是有关的,脂肪不都是从口入嘛。”
杨羽洛瞬间无语,又拿起筷子在饭盒里面拨弄,良久,道,“注定是胖子的人就是不吃不喝,照样长肉。像我这种,就算吃一锅的东西也不见得会长恶心的脂肪...”
“既然如此,那你干嘛晾着饭不吃?”
“食欲其实也是跟心情有关。”杨羽洛面唇一笑,又道:“我去图书馆,你慢慢吃。”
“太阳打西边出来了,你还会去图书馆?”
看着某夏吃惊的神色,杨羽洛把饭盒丢到他跟前,“那安静,睡觉没有人打扰!”
“额。”一脸我败给你的表情,阿夏把满满的饭盒移到一边,“回家去睡不就好了嘛,图书馆那么多人,你一个人趴在那里睡觉不是太煞风景了吗?。”
“眼不见为净,你不看就好了啊。再说,人家去图书馆是去看书,又不是去看风景,我在那睡不碍着谁。”
“还知道图书馆是看书的地,那干嘛把它当你家,那又没有你的床。”
“有没有我的床我心里清楚,不想跟你废话,下午要是晚了,就不要等我了。”杨羽洛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,拿了背包起身。
“我知道了。”
镜头七,2010年6月20日
“居然下雨了。”杨羽洛站在图书馆的门外,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,“老天爷原来也是说变就变的。”
“跟你一样是吧。”阿夏含着笑意的声音在身侧响起。
微微一怔,杨羽洛回神,对上阿夏含笑的眼睛,纳闷的问了句,“你怎么在这?”
阿夏好笑的摇了摇头,“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,莫不成天下就许你一个在图书馆假认真?”
“什么假认真?”杨羽洛没好气的看着他,“我也是看了一下午的书好不好,只是不小心打了盹而已。”
“是吗?”阿夏半信半疑的,笑着看着她,随后又瞥向黑压压的天空。半响,拉过愣在一边的杨羽洛,“我也没有伞,雨这么大天这么黑,没人来接,你说怎么办?”
“跑回去呗。”没经过大脑,话脱口而出。
阿夏笑,笑得杨羽洛心里毛毛的。
“我怎么突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...”话音未落,人就被拉着站到了雨里。杨羽洛难以置信的盯着阿夏,扯开话,“你有病啊,我说跑回去,不是要你现在拉着我淋雨啊。”
“跑回去也是一身湿,不都一样嘛。”
“我拜托,我刚那是开玩笑的啊。”
“可我当是认真的。”
“你故意的。”
“错了,我是有意的。”
“故意和有意有区别吗?”杨羽洛恶狠狠的瞪着某人。
“不知道,自己回家百度去。”说着,转身而去。
“...”
“还不走?”见某人还继续傻逼的站着,阿夏回过头看了她一眼,问。
“我都不知道我是修了几世的德才能拥有你这么‘义气’的朋友,真的是有难同当。”杨羽洛倒真的是欲哭无泪,随后冒着大雨尾随在阿夏身后。
镜头八,2010年6月21日
“我一定是有病,不然怎么也跟着在雨里淋了半个钟。”杨羽洛头疼的盯着天花板,手不停的转着钢笔。
“我也觉得你有病,一个人老在那里自言自语干嘛。”
“什么啊。”杨羽洛只听到声音,猛一回头,又见那位一脸笑意的盯着她看。
“什么什么?,一大早的一个人嘀嘀咕咕什么!”阿夏把奶茶放杨羽洛桌面,好笑的说道。
“哪有嘀咕啊,我说你是鬼啊,走路没有声音的。”
“你见过鬼会说话的?还给你买奶茶?”
“...”瞬间无言以对。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