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ei mo未末

亲爱的自己,我要把全世界的温暖送给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只有一个人,一颗心,一辈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等风过》TWO  

2010-09-05 19:40:33|  分类: 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菊爱》TWO - 未末 - Ancle-ZL
 


什么东西?
为什么这么沉重?
安艺蹲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。无助,恐惧,因为黑暗这种东西在心底蔓延开来…
像小丑一样,独自表演,然后被嘲笑,然后像孤独的狼一样安静的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舔着伤口。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懦弱和胆怯。
“安…”
“安,你在里面对不对”
“安…”
安艺吓了一跳,是谁,谁的声音。
“安,很在意吗?很在意大家说的话吗?安,我该说什么…安,你在哭…对不对”
是菊爱?还是葵?
安艺抹掉眼泪,略带哭腔问:“小爱吗?”
“恩”隔着那道门,听到了对方的回答。
“不要,进来,我要一个人呆着。”安艺倦缩在角落里又开始低声哭泣,咬着自己的手,不让这样的自己哭出声音,一切都很安静,门外也没有了声音,好吧,就这样一直哭,哭到有一天长大…
安艺埋下头,任由眼泪不停的往外。
黑夜里,什么都看不见,房间没有灯光,这个夜里,甚至连月光都没有。
“安…”门外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许久的安静。“安觉得自己再做多少努力都没用,是吗?因为家世背景,就算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,别人都会说有水分。可是…好象…谁都会介意别人如何评价自己的,多多少少都会那样子介意的。因为…不管自己多么苦多么累,还是希望着,有那么一个人跟你说,你做得很好,继续加油。这样子…在悲伤的,痛苦的,无奈的世界,都会莫名很幸福。好奇怪哦…做这么多努力,原来只是为了让别人肯定自己,然后得到掌声。”门外,少女抱着双腿安静的坐着,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出晶莹的液体。刘海遮住双眼,黑暗里面,那样的泪脸不知藏着怎样的眼神。
时间像被冻结,画面一下子被定格住,然后染上了类似悲伤的色彩,变成了黑白的相片。

凌晨四点二十五分,安艺从梦里醒过来,发现枕头湿了一片。
菊爱…
她慢慢垂下眼帘,这梦,类似是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…
梦,是梦。可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梦境。安艺双手捂着脸,突然想起自要去新加坡却在机场撞见的某个人。
“对,正要上飞机。我…”安艺正在讲电话,目光却突然撞见一个身影,手机顺着手落地。
韩…韩左再?
安艺突然想到这,拳头微微握紧。
他回来了,这次他真的回来了。葵,菊爱,那个消失了五年的混蛋又出现了…


翌日
“啊…”尖叫,比杀猪还难听的尖叫。
安艺打开房间的门,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,一点反应都没有,深深叹了口气,翻了个白眼“你们…还想不想让人睡了。”
夏葵明显还在惊吓中,没回过神来。
站在睡床旁的少年倒是开口了:“这女人怎么在我房间。在我房间也就算了,居然还霸占我的床。” 
“你不是不回来吗?还有…谁跟你说,这是你房间的?”安艺从门外走进来,看了一眼安向西,笑。
故意的,安艺脸上那种笑容,让人相信她绝对是故意的。
葵还在梦中,做着类似很美好的梦,甜甜笑着。少年看着那样的微笑,一直发呆。

当然,这种貌似“暧昧”的气氛,在某女醒来发出的那一声尖叫后,全被打破。
安向西低咒着,眼光转向别处,他是深有体会了。女人是惹不起的动物,特别是像他妹妹那样蛮不讲理满口歪理的女人。
“我不过是在外面睡一个晚上,怎么一回来就变成这女人的了。”
“什么叫只睡一个晚上?什么叫这个女人?你那是什么口吻啊…”安艺嘴角抽搐着,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火气。
夏葵呆在床上愣了许久,却还搞不清楚什么状况,具体安向西什么时候来的?他怎么进来的?「房门有锁」还有她呆了两个多月的房间,是不是原本真的是安向西的?想到这,夏葵莫名有点头疼。
她两个月前从宿舍搬到安艺一个人住的房子里,然后开始她的新生活。没想到,两个月后居然还有人回来跟她抢房间和地位。


夏葵坐在自己的位置抄着英语笔记,安艺说是口渴便跑去食堂买饮料。
吵闹的课间,把书本什么的都抛开,尽情的嘻闹,这是学生时代的生活。
安向西!?
夏葵的脑子突然冒出这三个字。她停下笔,想到早上那个尴尬的画面便长长叹了口气。
早上已经有叫管家把她行李什么的搬回去了。虽然安艺一直在闹但看到安向西那副“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”的表情时,夏葵是说什么都要搬走。算不到这步的安艺苦着脸,本想着牵回红线做回红娘可这回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不知如何挽留,只得靠在家门口可怜巴巴的扯着葵的衣角,眼看着管家把夏葵的行李都搬走。
想到这,趴在桌上的夏葵淡淡的笑笑, 她算是知道安艺的心思了。不过经过早上那么一闹,她倒觉得有些累了。缓缓闭上眼睛,大概那样趴着不舒服,她把头抬起枕上自己的左手,右手顺势放在了耳边。
“轰…”一声巨响。
血,鲜红色的,粘稠的液体。
画面闪过,四周突然一片黑暗。
“骗我,你骗我。不会的,不会的…”声音,这把声音…
夏葵站在某个角落,右手不自主的放在自己喉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